首页 抖音真文案网文章正文

梦幻转门派(梦幻转门派多久可以转回来)

抖音真文案网 2022年09月07日 11:12 209 admin

太白门派设定即将上线!从今天开始刀娘会给大家连载太白的故事~

郑伍,五爷,这是一个惺惺相惜的故事。

而太白设定内容发布完毕后,新一期同人之星也即将开启,这次的主题是太白以及唐门,相关规则还请留意刀娘的推送。

另外刀娘还贴心的放上了太白cos,大家看文累了可以看看cos哦~

太白cos

CN:陌上花开-曼陀罗-天洛依水

(设定与cos配图无关)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门派人物

《黑白通吃》

五爷:弑剑师

(1)少年

一个妇人闯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这小子拐走了我家闺女。风大爷,快帮我写个状纸告他,让开封府把他狠揍一顿,再赔我钱!”

小孩子从她手里游鱼般地滑出来想跑,没跑几步就又被拎住衣领。

“我可没钱……那姑娘不愿意做暗娼生意,你非逼她干什么?我没拐她,她自己爬窗走的,我就帮忙望了个风……哎哟,别打!”

风无痕搁笔。

“慕容婆婆,且听在下奉劝一句。买卖人口,乃是损阴德的生意。不如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些父母卖女儿也就卖上三五个馒头,跑了的就当是放生吧。”

慕容娇瞪大了眼睛,“你咋知道老娘这次就花了五个馒头?”

“周遭能卖女儿的都卖过了。黄河对岸又发洪水又蝗灾,朝廷的赈灾粮还有三两天才到,你肯定是趁着机会去搜刮一番。最近的行价是三到五个馒头,你只出多,不出少。”风无痕不抬眼地继续抄经书,“对了,你也别想着让我帮你调教这孩子,这几日手上的案子忙不过来。”

梦幻转门派(梦幻转门派多久可以转回来)

慕容娇如见到鬼一般,“你怎么知道我抓他来想给你做书童?”

“你虽然喊打喊骂,却一直手下留情。刚才那一招鹰爪手还刻意避开要穴,怕伤着他的根基。若非看上他的资质,敢偷‘鬼手辣婆’东西,早都已经断手断脚了。”

慕容娇嘀咕着抱怨,“你是诸葛亮,行了吧。我鬼手辣婆不拐不抢,父母卖,我才买;有人害我,我才出手,哪里不称你的心了?尽知道埋汰我。”

风无痕终于放下笔,叹了口气,“你才二十五岁,就给自己起了听起来七老八十的绰号。你手下十七八处暗娼馆,都是自愿挂牌子的姑娘。你去黄河对岸买卖人口,却还顺路带去了几车粮食。你是开封黑道总瓢把子,却不做真真伤天害理的事情。若非如此,我风无痕为何要和你结交?”

慕容娇笑起来,“我这么棒,那我看上的这小子,你收也不收?”

风无痕淡淡看了一眼瞠目结舌的少年,道,“他搬过煤,运过盐,扒过荷包,还杀过人。你先抽他一顿鞭子解解气,再叫他把自己过去五年的经历全数写下来,我就收他。”

少年大叫出声,“你怎么知道我做过什么?”

“你的手,你的腿,你的发肤,都告诉我你做过些什么。右手食指中指被烫伤多次,是为了练扒窃而浸的热油。至于杀过人——”风无痕顿了顿,“从你的眼神可知。”

“那你怎么知道我只记得五年前的事?”

“你的后脑有一块疤,应该是五年前落下的。这个穴位受伤极为凶险,就算不死也必定迷失神智。看你不疯不傻的样子,应是命大,只失了记忆。”

少年像看庙里菩萨一样看着风无痕。

慕容娇的嘴角微微上扬,“我只看出这孩子经历过不少事儿,从饿鬼似的地方逃出来却还没泯了良心。没想到你看出那么多。”

“连这些都看不出来,怎么做捕快?”

——少年只记得自己叫郑伍,识字,有点武功底子。

五年前他记忆开始的时候是躺在乱葬岗一堆尸体当中,有野狗在嗅他的脸。

他反手抓到一个东西砸向野狗,野狗嗷呜一声跑走了。

再看看自己手上的东西,是个还带着点筋的大腿骨。

郑伍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腿上都是伤,没法走路。肚里饿得难受,简直想要吃人,却有个声音对自己说:这些尸体有毒,吃不得。

后来那被砸了一棒子的野狗不知从哪里叼了个兔子来,自己吃了大半,却把个兔头扔给了他。

靠着野狗施舍他的残羹生肉,他撑了七八天,腿上的伤好了些,于是半走半爬地出了乱葬岗。野狗一路跟着他,就这样成了家犬。以后只要郑伍有口吃的,就有那狗半口。

“狗呢?”

“我搬盐维生的时候有一次它饿了,舔了半包盐巴,渴死了。”郑伍说。

慕容娇眼中露出不忍的神情。

郑伍却笑起来,“后来我看到哪里有野狗我都喂,它们都很喜欢我,都服我。”

风无痕点点头,“看不出来,狗王啊。”

小伙子的脸一下子红了,“这绰号不好听。”

“那你想要叫什么?”

“我啊……我以后想要做,做那个什么,”郑伍看了一眼慕容娇,“开封黑道……那什么……总……总什么……”

“说呀。”慕容娇鼓励他。

郑伍咽了咽口水,昂起头,声音洪亮地说,“我以后要人称我一声,开封黑道总瓢把子,郑伍爷!”

风无痕和慕容娇都笑了起来。

“我二十五,就算你十三吧,你我相差十二岁,已符合律法。风大爷,央你给写个条陈,我收了他做干儿子吧。”慕容娇道。

“啥,你要收我做儿子?”郑伍瞪大了眼睛。

“是呀,我是开封黑道总瓢把子,你拜我为义母,以后继承我的衣钵。”

“要当你的位置,不一定要拜你为义母吧……”

“那怎么着,跟我抢?”慕容娇柳眉倒竖。

“可以娶你呀!”

“小兔崽子,敢调戏老娘!”慕容娇操起一把扫帚就打过去。

风无痕笑着看着两人一个追一个逃跑了好远。

慕容娇轻功极俊,一水儿的好功夫都藏在故意骂骂咧咧的样子里。

没办法,一个女人,爹死得早,把整个开封黑道交给她,她不强横些,又怎么压得住那些杀人越货之流?

而郑伍的根骨却也的的确确是不世出的好苗子。虽然手上的案子的确忙不过来,但,慕容娇送来的这少年心窍玲珑,应该添不了多少麻烦,反可以帮上不少忙。

那便收了吧。

等那二人闹回来,只见风无痕正色。

“郑伍,我想过了,我这儿不缺书童。你若愿意,就做我的助手。我教你文书写法和一些探案之事,再加些防身的内功剑法。你呢,就帮我做些杂事。吃穿用度我来负责,只能管饱,没有山珍海味。每月额外给你一小吊钱零用,并有一天假期。你可愿意?”

郑伍一愣,瞬间就翻身跪下了。

“郑伍愿意跟随风大爷。”

“慕容娇叫我风大爷是埋汰我,你别跟她学。你叫我一声大哥好了。”

“大……大哥?”郑伍抬头起来,眼眶竟是红了一圈。

乱世之中,何来兄弟?遇到个虽凶却想娶的大姐,又遇到个文武双全料事如神的大哥?

“你不愿意?”

“我愿意。风大哥,大哥,大哥!”郑伍重重磕了几个头,满脸都是欢喜的神色。“大哥!风大哥!风大哥!大哥!”

“行了别叫了……”

(2)黑道

郑伍跟了风无痕不久,风无痕就被柴荣请回了开封府做总捕。

作为小助手小跟班,郑伍自然也进了开封府,弄了一身官皮,做了个年少的小捕快。

他满身机灵,又有慧根。跟着风无痕不久,内功剑法都学得像像样样,查案的本事也是蹭蹭见涨。唯一就是喜走捷径,时常用坑蒙拐骗的法子查案,为此被风无痕狠骂过几次。

半年之后风无痕遇到一案。

说是案,不如说是任务。柴荣要整肃开封黑道,命风无痕拿下慕容娇。

风无痕与慕容娇素有交情,不免再三求情,却被柴荣怀疑藏有私心。风无痕正想办法时,郑伍却已经一溜烟跑去告了密。

今次慕容娇来是认真问罪。

“你要拿我?”她一身最时髦的大红薄甲,跟个女将军一般,却又故意的酥胸半漏,长发半披,一副风尘中的模样。

“我正想找你……劝你自首。”

“自首?让柴荣小儿扒了我的皮,拉去刑场上凌迟?”

“怎会?你这些年行事小心,并未犯什么大罪。若愿自首,或可得赦免,更为朝廷效力。”

“我不需要犯什么大罪。”慕容娇冷笑着,眼眶却微湿,“谁是开封黑道总瓢把子,谁就有罪。你不懂么?”

“我自然懂。是以我也知道,只要你投诚,世子必不会为难。不但不会为难,还了加官进爵,予以厚待。”

“够了。”慕容娇呵斥风无痕,“我今日投诚,明日开封黑道就会选出新的总瓢把子,和朝廷抗争到底。你到底知不知道,开封为何会有黑道?你又知不知道,黑道为何不能听命于朝廷?你知不知道,我慕容娇做事,遵循的不是王法,而是自己的良心?风无痕,你我相交一场,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

“我没有出卖你。”

“你也没来告诉我。”慕容娇指着郑伍,“若不是他来,我还被蒙在鼓里。说不定一觉醒来,已被你开封府的大军围捕,插翅难飞。”

“世子有世子的考量。你可知道,北汉国投了契丹?咱们要打仗,但国库空虚。你们做的生意,私盐私煤,暗娼暗赌,这些都是与国争利……”

“够了,我不想听你那些大道理。”慕容娇唰地一声撤出了腰间金丝软鞭。“风无痕,今日你我恩断义绝。”她一鞭子抽到青石砖地上,力道惊人,竟是抽裂了一整块方砖。

慕容娇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郑伍。

“你要跟他,还是跟我?”

风无痕看过去。

郑伍看看慕容娇,看看风无痕。

他眼睛里有当年街巷尽头一群少年要杀他夺他手里那支鸡腿时的影像。

后来七八只野狗冲出来,撞翻了那群少年。

领头的少年拔刀杀了狗。

他夺过刀来,杀了人。

风无痕教过他,杀过人的,和没杀过人的,眼神不一样。

郑伍慢慢走到慕容娇的身后。

“风大哥……我想说一句话,行不行?”

风无痕转身冷哼。

“风大哥,你靠王法,娇姐靠良心。我觉得……这世道,靠王法,不行。”

他跪下来,给风无痕磕了三个头,走了。

风无痕一直记得那时候郑伍的眼神。

因而独孤飞云说孤单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慕容娇和郑伍他们。

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离开开封,来这雪山里小住呢?

(3)五爷

风无痕的信发出没多久,郑伍就来了。

来得简直如同风无痕还没写信过去他就主动来了一样。

距离初见时大概已经隔了有二十年那么久。十三四岁的少年如今横刀立马,纯黑貂裘,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风无痕知道七八年前,慕容娇腿脚不灵便了,便开了香堂将总瓢把子的位置传给她义弟。如今郑伍一如当初所愿那般成了开封黑道总瓢把子,人人见他都尊称一声五爷。

五爷来秦川,对样样事情都赞不绝口,梅花也是各种好,大殿也是各种好,池子也是各种好。

风无痕不必多问,就知道他不对劲。

直接问,“慕容娇呢?”

郑伍瞬间变了脸色。

然后,竟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风无痕心下一惊。

“我的信,是否去晚了?”

“大抵是晚了吧。”五爷咬着牙说。

一个月前,慕容娇麾下的一处暗娼馆得了个可人的姑娘。清水般的美人胚子,难得还有一把好嗓子,调教了出去必定讨得达官贵人欢喜。姑娘也懂看颜色知分寸,对慕容娇说愿意努力学习歌舞,若能遇到好客嫁了为妈妈赚钱便罢,若不能的话,迫于无奈,也只好挂牌营生。

那日姑娘去天街买胭脂水粉,却不料冲撞了当朝国舅爷宋魁的座驾。宋魁本命家仆撵打,却不料远远见到姑娘姿色出众,就派人打听了,直接到慕容娇这里来要人。

慕容娇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酸腐文人,姑娘也不是那种天真幼稚的姑娘。能攀上国舅高枝,凡人想求也求不到来。于是沐浴熏香,打扮得当,交由经验老道的嬷嬷陪同,便过去了。临走时慕容娇还叮嘱,服侍皇亲国戚,须得要谨慎顺从,不要犯了什么忌讳。

结果人送回来的时候,却是被软轿抬着。掀开被子,满身都是凌虐伤痕,未过半夜就咽了气。

慕容娇久涉欢场,自然看得懂这些伤痕绝非是姑娘伺候不佳,而是国舅的私人癖好。但不懂怜香惜玉的人多,折磨致死的却不多见。好好一条人命,又非草芥。慕容娇不忿之下,暗自追查,却发现这位国舅爷此癖已久,开封城内被糟蹋凌虐至死的姑娘不下二十人,有秦楼楚馆的姑娘,也有良家的少女。慕容娇找了两个侥幸未死留下一条性命来的,一起写了个状子,提告到了开封府。

开封府接了状纸。

当夜一群黑衣人包围了慕容娇的宅邸,杀人纵火而去。

正在外省进货的郑伍闻讯赶回时,只见慕容宅一片焦土,竟是分不出哪些是屋子,哪些是尸骸。血肉都被那劫灰盖住,一眼看去,倒是干净。

“我翻墙进去杀了他。”郑伍垂头说。

风无痕看着他。

他虽颓丧,却不后悔。

他的不安来自于别的事。

“你带来了苍蝇?”

郑伍嗫嚅着,“开封府派了许多好手追杀,我打不过,刚好你的信来了……我就……”

不必解释。

独孤飞云跑进来问,“风少,怎么外面来了那么多武功不错的官兵啊?”

郑伍一惊,一言不发,反身提着金刀就出去了。

“这是谁啊?”独孤飞云好奇地问,“穿衣服怎么那么浮夸?”

“他那把刀不是更浮夸?”风无痕叹了口气。

独孤飞云凝神听了一阵,“他们打到剑池那儿了。风少,你这位朋友资质不错啊。怎么就没好好练武呢?可惜可惜。”

“我怎么知道。”风无痕无奈道,“妄他还用着我教的内功。”

“你教的?”独孤飞云眼前一亮,“那不就是我们太白剑派的同门了?我去帮他。”

“不用,这是我的事。”

风无痕痛快一战,把三十多个开封府的高手捆成了粽子带了回来。

挂了彩的郑伍不敢抬眼看他。

风无痕也不看他,自顾自地收拾行装。

“我去一趟开封解决此事。”风无痕不抬头道,“你先养伤。”

郑伍情急,“风大哥,这是我一人揽的事,我一人担当。”

“既是黑衣人灭口,想必是欺上瞒下的手段。我同赵匡胤有些交情,他妻子也是贤明之人,我将这些开封府的人送回去,顺便听听他们说法。若有危险,我自有备案。”

“我同你一道去!”郑伍道。

“你养伤。”风无痕指着独孤飞云,“他同我一道去。”

梦幻转门派(梦幻转门派多久可以转回来)

“为什么带他不带我?”郑伍有些委屈。

“因为他就是我的备案。”

独孤飞云抱着剑笑了笑。

待到他们两人回来时,郑伍已经在太白混得风生水起,上到大管家穆清,下到伙夫厨娘,无不谙熟。远远知晓了掌门回返,提前备好接风宴席,一应都是周到。

风无痕把赵匡胤的赦免诏书给郑伍,“你可以回开封了。”

郑伍摇摇头,“我不回去。我就待在这儿了。”

风无痕没说话。

郑伍忐忑地看他。

风无痕指了指独孤飞云,“这里是独孤的产业,你要留下来,得要问他。”

郑伍忙跑到独孤飞云身边替他倒茶,“小人诚心愿投太白剑派。看门洒扫,炊厨侍匠,什么职司都愿做;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必不为本派丢脸;吃穿用度,都可以自己设法赚取,绝不让剑神大人劳神。”

独孤飞云听得噗嗤一笑,“什么剑神大人,太别扭了。你就跟叫风少一样也叫我一声大哥吧。你留下我自然高兴,只是……”

郑伍面色一变,“什么?”

“……你那身衣服能不能换一换?”独孤飞云诚恳道,“我库里还有些成衣,也可让裁缝给你做几身保暖又不那么扎眼的。”

“行行行,当然没问题,剑神要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

风无痕咳嗽一声,补充道,“再有,你那把金刀也不要用了。你明明是剑法的底子,用刀施展不开。”

“金刀威风嘛……”郑伍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在风无痕的面前直还是一副小孩子模样。

“剑法威风了,随手拿把木剑都能惊天动地。”

“行是行……但我的刀可是花了一百金买的……难不成扔了么?”

“拿去沉剑池喂鱼吧。”独孤飞云接过话茬,“池子里的刀剑越多,冰鱼越肥美可口,也不算浪费。”

“沉剑池?”郑伍的眼珠子转了转,“我沉了这金刀,是不是就算是同过往生涯一刀两断,正式成为太白弟子了?”

风无痕错愕道,“你当这池子是你们黑道洗手的金盆?”

“这可比金盆洗手风雅多了。”郑伍振振有词,“若武林人都能到这沉剑池来金盆洗手,与过往一刀两断,那咱们太白一派必当声名鹊起,执武林之牛耳!对了,我觉得咱们太白应该定期定时,恒有定规地下山招募少年弟子,有所传达,有所考核,有所公示,方能确保新鲜血液的注入。而派内呢,最好就设立各种职司,让各路弟子术业专攻,有所追求,还能为门派尽一份职责……”

晚间只有风无痕独孤飞云二人在的时候,风无痕问独孤飞云。“你会不会不喜欢他?”

“你说郑伍?我很喜欢他啊。你太严肃,我太懒惰,他就跟这雪山上的朝阳一样,充满勃勃生气。他能留在太白,实在太好。”

风无痕送了口气。“你是大雅之人,他自幼混迹市井。我本担心你们相处不来。”

“大雅大俗,都是外物。我交朋友,交的是本心。”

“只可惜慕容娇已不在了,你若见了她一定也会喜欢。”

“慕容娇是谁?是你从前爱慕过的女子吗?”

风无痕失笑,“男女之间,就必得要有爱慕?就不能是朋友?”

独孤飞云点点头,“说得有理,是我狭隘了。”

风无痕看了看独孤飞云。

“你真是个好人。”他说。

独孤飞云伸了个懒腰,“那是自然,人人都这么说。”

秦川夜风,柔柔拂过。

历史文章戳下↓↓↓

爱发福利的刀娘的分割线

大侠你错过好多内容!

丨丨

发表评论

陕ICP备2022006270号-1 网站地图 抖音真文案网